清凌凌的旧时光

来源:威尼斯人网输了 作者:卢生强 发表:2018-10-13 12:21 我要评论


光阴荏苒,匆匆已然中年时,生活依旧忙碌,日子一如清瘦,骨感中昂热前行,多少人事,早物是人非事事休。
前段时间我偶得闲暇,回乡下小憩,卸下沉甸甸的皱皮囊,在似是而非的村景中彳亍。不时有无拘无束的稚童擦肩而过,脸的天真无邪,那张张漾开了的孩儿脸,一句句稚嫩的问声好,还有大人推心置腹的搭讪,融化我冰封许久的心扉,点开了我欢乐的源泉,汩汩的暖流让我的乡情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早晨,因为无所事事,两碗米粥喝下,便村里村外闲庭信步有鸡鸣鸭唱犬吠又牛鸣不绝于耳,村人呼孙唤子此起彼伏,仅此便是春暖花开
拐个角,便是邻屯有三两童,手里均举简陋的钓鱼竿拎只塑料小提桶等,从我面前匆匆而过一路叽叽喳喳,一路嘻嘻呵呵,张扬他们那无拘无束的童稚童真。我忍不住问:到哪钓鱼去?稍微高瘦的那个转过头看看我,眼光在我身上游弋了那么几秒,反问:你谁呀?你要干什么呢?我举手往右一指:喏,我就是那屯的。小子们顺我手一望:哦,头房屯的。那矮小的立马说:我们河滩钓鱼去呢。一听此言,我的童心突然复苏,迫不及待地问: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你?你也想去钓鱼?我微笑道:怎么,不可以么?高瘦的那小子挠挠头,问:你都那么老了,也想跟我们玩儿去?就怕他们一口回绝,我脱口而出:我钓得的鱼归你们,怎么样?小的乐呵呵:好啊好啊,跟我们去吧,不过你得记住哦,钓鱼时你不能吵哦。我明知故问:为什么呢?他们异口同声:你一吵鱼们就吓跑了呀,哪还有鱼来上钩呀,这你还不懂?看他们一脸鄙视的样子,我乐了,心想:臭小子们,我钓鱼的时候你们还不知身在何处呢,我就逗你们玩了,呵呵,臭小子,看你们能耐去
还是那条右江,只是河的两岸早已旧貌换了新颜,我们小时候摘的无花果、稔果、蟠桃等了无踪影水依然波澜不惊地东流去,彼时挑水上下的小道早已找不到痕迹,难的一小节也是被荒草淹没了,我跟着孩子们胡乱踏步通行,于是又想起了鲁迅的那一名句——“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了路”。
孩子们依岸一字排开,间距相等,高瘦的那个给我发号施令:你就排到下游吧,安静的钓鱼不许吵闹哦。我乖乖遵命:是,领导放心,我保证做到。他们面面相觑后发出笑声:真有你的,我们又不是领导,说什么呢。呵呵,我要的就是这结果
一杆下水,我们就静待花开。
岸边,眼前的水依然徐徐而过,面虽微波烟渺,可也足以让我的思绪解禁似的一圈圈荡漾开来,于是童年的时光又再穿越,在我脑海里一一幻化。
此岸彼时,也是我们经常垂钓之地,生为水岸人家,谁又能不喜欢垂钓呢,一根小竹竿,一段不长的胶线,绑着父辈帮弄的铁线鱼钩,便是我们最好的钓具。记得每当放学回家,我们总是在房前屋后的佘地,用小锄头刨地找蚯蚓,那是最好的鱼饵料。其实屯前屯后也有几口池塘的,那是集体的所有财产不允许私人垂钓的。故而河滩就是我们最理想的垂钓之地了。常常的,我们就一顶破草帽,或者干脆就让脑袋直接亲吻阳光。一钩下水,岸上演绎的便是等待的无限遐想的美好时光了,那份垂钓的乐趣是任何事情都不可替代的那时的垂钓氛围简直是酣畅淋漓势不可挡。每有上钩的,往往会无限放大的惊呼,为的是引来旁人的那份羡慕嫉妒恨,心中的自豪感只能领悟不可言传了。
水边长大,从小就习水性,大热的天,钓鱼间隙,当然少不了嬉水。把鱼竿斜插进土里,开始了“一场游戏一场梦”的肆无忌惮的水中鏖战。都是小不点儿的懵懂小子,脱个精光,“呲溜”一声,泥鳅般钻进水里了。往往是一半钓鱼一半嬉水,女孩子是不敢靠近的,她们看不惯我们赤裸裸地嬉水,会远远地绕道而行的。我们则是没在水里,不知廉耻地嬉闹着,玩够了,才能安心钓鱼。孩提的时光就这么无拘无束自逍遥。
我们会各自拿着个鱼篓,把鱼篓三分之二没入水里,篓口再盖上一节芭蕉叶。不时偷窥着鱼篓里的俘虏们无处可逃的无奈相,那份收获的喜悦溢于言表。想着晚上的满屋鱼香,垂涎欲滴着,唯有不断吞咽口水,期盼更多的鱼儿上钩。
孩提时的钓鱼目的跟现在的小孩大有不同。我们的是解决腥味而费尽心思,哪怕就是有一小鱼儿一小虾仔上钩我们都手舞足蹈大半天,更是在小伙伴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资本呢。现在的小孩,他们要的就是那种氛围,不在得与不得,钓上的小鱼儿他们都不屑一顾呢。
那时我钓得的鱼,不全是我们家人的口福。每当我父母把鱼煎好,总会夹出一两条,让我们送给隔壁瞎眼的五奶奶。有一次,只因嘴馋,我才走出院门,顺手就捻起一尾小鱼,放嘴里舔了舔,恰巧被荷锄归家的母亲看到,母亲让我换回那尾小鱼,不能让五奶奶拾我的漏嘴,那时没礼貌的,父亲知道也是给予我一通“教育再教育”,从此我再也没有这“馋猫”之举。寡居的五奶奶是五保户,家里有吃不完的大米,在我家的米有断档时,五奶奶总是颤巍巍地住着拐杖拎着三两斤米,给我家雪中送炭。我们这帮小不点一有空闲,就帮五奶奶打理她家菜园的时令果树,当然果树挂果成熟时,也我们解嘴馋的腹中物了。
突然的,一声惊呼勒住了我遐想中不知今夕何夕的缰绳。怎么啦?孩子们呼喊:你的鱼竿有鱼上钩了,你快提竿呀。我一看水面,呀,我的水瓢在紧张地上下跳窜着,我赶紧上手提竿,呀,终有收获了,而且是不小的收获呢。我也得实现我的诺了,我就跟他们说:好啦,这鱼竿是谁啊?这鱼得归他了。没想到的是他们异口同声:谁稀罕你那条鱼?等一会我们钓上的肯定比你的大条呢,你就自个留用吧。真的?真的。孩子们回答得干脆,没什么拖泥带水。他们说反正我们吃不完,反正我们也得送别人呢。哦?为什么不自己吃?现在又能吃多少?再说了,哪吃得完哦。
他们也会嬉水,所不同的是他们彼此之间还是羞羞答答,他们说从未有过赤裸裸地嬉水过。我问为什么不呢?孩子们脱口而出:那多不好意思啊。不都是男孩子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孩子们只说:反正怪不好意思的。嗯嗯,此一时彼一时了嘛。人是不可能滞步不前的,如此也好。
天已晌午,肚子已唱空城计,我想打道回府了,正说再见,孩子们坚持让我把鱼拎走,我说我真的不在乎鱼,我在乎渔趣,然他们三人齐上阵,我终究“寡不敌众”,拎起鱼儿,挥手拜拜,哼着曲子渐行渐远。
俯瞰河面,粼粼波光,点缀孩子们的叽叽喳喳嘻嘻呵呵,我嘴角微扬,忽一念:嗨,我那清凌凌的旧时光——



地址:广西南宁市隆安县城厢镇江滨路22号 邮编:532799 电话:0771-6522141 传真:0771-6526903
桂公网安备 45012302000019号  桂ICP备05000698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501230002